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
阳泉新闻网 >> 专栏
【生活拾贝】爆米花
发布日期:2021-01-21 08:20
来源:阳泉晚报
分享到:

  周末,临时回老家办事,午饭在朋友家吃。与父母说好两点钟在小区门口见,已是两点半,父亲还没回来,不敢再等了。母亲说,父亲该是去广场边给我买爆米花了,他中午吃过饭,说去广场边看看爆米花的师傅在不在。

  我沿着去往广场的路前行,心里嘀咕、抱怨着,向来守时的父亲怎么回事,一点儿都不管别人有没有事。忽地,那个熟悉的身影闯入眼帘,弓着腰用力地蹬着车子,车筐里放着大袋爆米花,车把上还挂着一袋。

  我靠边停下车,父亲也来到跟前,将两大袋爆米花递给我说:“娃儿,你打小爱吃的东西,还热着呢,路上慢点儿!”我接过爆米花,也看清了父亲竟然没戴手套,在这个零下好几度的冬日!父亲说,中午着急忘戴了。在父亲的嘱咐中,车子再次启动、驶离。转了一个弯后,我停下车子,轻拭了一下模糊的眼角。父亲为给我弄上爱吃的东西,寒风萧瑟中排队,急急忙忙骑车送来,而我竟心生抱怨。父母之爱,概莫如是!

  归途中,脑中不时地浮现着幼时爆玉米花的情景。

  爆米花,是我打小爱吃的零食,也是“70后”“80后”的最爱。在那个零食匮乏的时代,爆米花理所当然地成为小朋友们期盼且能吃到的美味。它的原材料是玉米,家乡人都种,手工费也低,几角钱多至一块钱,就可以吃好多天。还可以用玉米等价交换,即不用给师傅钱,可以用同价的玉米代替,这种方法是村里人最常用的。

  在农村做小买卖都需吆喝,走街串巷,不吆喝人们不知道,比如磨剪刀、卖烧饼、卖冰棍。爆米花则是个例外,那震天的巨响就是它最大的招牌,胜过各种精心的吆喝。当在家中的我们听到那“嘣”的钝响,必定撒开腿向着发出声响的巷口跑去。当见到那个被烤得黑乎乎形似“炮弹”的爆米花机时,必定大喊着“爆米花来喽!爆米花来喽!”飞奔回家,把这个喜讯告知父母。大人们便停下手中活计,拿出大碗或铁盆,递给我们去排队。于是,我们又是一路狂奔,生怕排不上队。

  排好队后的小伙伴们,就围在那个黑“炮弹”周围,或蹲或坐,认真地看师傅操作,仿佛在观赏一件刚出土的稀世珍宝,身子不动,眼睛不眨。也会问这问那,诸如机子上那两个“耳朵”有什么用,机子上那个表是干什么的,老师傅或答或不答,都不影响我们的快乐。老师傅右手握着类似方向盘的东西,有规律地转圈,左手也有规律地拉着风箱,风门一开一合,火苗变大变小,“黑炮弹”渐渐地被烧红,不时发出“滋滋”的声响。有的小朋友或许是为了体验,也可能是为了讨好师傅,会主动去拉风箱,添柴、加炭。

  十来分钟后,我们最期待又最害怕的时刻就要到了。期待的是那一声巨响,害怕的也是那一声巨响。只见老师傅提起“黑炮弹”,塞入铁网兜,用脚踩住,再用一根铁棍子,用力撬开盖子,“嘣”的一声,爆好的玉米花,大部分钻入那个特制的铁网兜,也有些天女散花般撒向周边,黄澄澄、香喷喷,空气中弥漫着爆米花的味道。躲在拐角或远处捂着双耳观看的我们,看到那腾起的袅袅白烟时,飞奔到跟前,弯腰抢拾,不顾它们的滚烫,甚至来不及吃一口,飞速地往那小小的口袋中装填。主家的大人们也会嘻嘻哈哈地看着孩童们疯抢,不会生气。很快地,爆好的玉米花就捡完、装好,主家大人会再给我们小朋友每人一把,幸福加倍。

  老师傅开始忙碌下一家了,小朋友们又很自觉地围在周围,重复着刚才的事情,不同的是,小手不时地伸进衣兜,取一粒爆米花。“咯嘣”一声脆响,甜丝丝,美滋滋,吃着看着,待要吃完时,又一家的爆好了。如此循环,不断重复,直到给所有的人家爆完,往往天色已晚,我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。

  往事如同沙滩上的贝壳,数不尽,拾不完。一粒粒小小的爆米花,一个个美好的回忆,一段段浓缩的深情,值得我们静心回味。

  任时光流逝,岁月变迁,那浓浓的芳香,会一直芬芳着我们的流年。◆韩建伟

编辑:
主管: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:阳泉日报社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14120190003
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:(晋)字第060号
地址: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:0353-6658025 邮编:045000
举报电话:0353-2297677 投诉邮箱:1481219960@qq.com
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*768
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